·中国光学期刊网首页  ·专题首页

发表的论文被诺奖评委会引用,国际老牌出版社缘何愿与这家上海同行“倾囊”合作? | 上海科技期刊“破圈”之路①

2020-08-12

分享:

2020-08-12 10:26:17 作者:许琦敏

       编者按

       在国际权威机构科睿唯安发布的2019年度《期刊引证报告》中,诞生于上海的《细胞研究》以20.507的影响因子,创下中国本土学术期刊影响因子的历史新高,在本学科领域期刊中排名世界第七、亚太第一,引发国际学术出版界广泛关注。本报近日刊发的《影响因子首破20!上海科技期刊跻身国际一流期刊阵营》《上海科技期刊创造“中国影响因子首超20”意味着什么》,详细报道了《细胞研究》影响因子从2到20的跨越带来的启示。

       科技期刊的国际影响力是国家科技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也是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以《细胞研究》为代表,上海一批科技期刊立足自身特色,对标世界一流,在国际化、专业化、集约化、集群化、平台化、数字化等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和积极实践,在国际学术期刊界形成了“上海样本”,树立起“中国标杆”。

       今年,中国共有九种本土学术期刊影响因子超过10,上海原创期刊占据其中三分之一。即日起,本报再刊发一组报道,探讨和分析“高分”背后,上海原创科技期刊的“突围”和“破圈”之路,以期为培育更多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提供借鉴和启发。
 


 

转制11年,从十几人的联合编辑部发展成为国内最大、全球第三的光学期刊出版机构——作为上海唯一一家转企的学术期刊出版机构,中国激光杂志社在与国际同行的合作与竞争中,不断证明着一句话:“有实力,才有议价权。”

       曾经,有国际合作者傲慢地说,“合作办刊,你们用我们杂志的退稿就行了”。可是,中国激光杂志社英文团队在主编的带领下,依靠光学专家的支持,使期刊的影响因子闯进了学科1区(最高区)。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在考察研究了18个月后,决定与中国激光杂志社合作,创办《高功率激光科学与工程》。期刊获得成功后,剑桥大学出版社将其全部市场推广预算投给了这本合作刊,并以此为范例,在中国拓展更多合作。

       做寂寞的先行者,从小小编辑部走向世界一流出版机构

       作为我国期刊转型试点,2009年,中国激光杂志社率先实行转企改制,由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和中国光学学会共同投资,以独立法人的体制运营出版光学期刊。

     “在国内多数期刊还处于小作坊经营的状态下,我们率先走出了集群化的一大步。”中国激光杂志社有限公司总经理杨蕾完整经历了这一“蝶变”的过程。

       杂志社刚起步时,由四本期刊组成的联合编辑部只有十几人。2011年,他们曾想找世界光学期刊排名第一的美国光学学会合作办一本新刊,对方质疑他们的办刊能力,婉拒了合作请求。

       受挫后的奋起直追,从认真学习开始。中国激光杂志社在国内最早开始建设自己的期刊数据库,从投审稿系统、编辑加工、发行推广,到每篇论文的数据解析,他们坚持十年,自投2000多万元经费。

       为什么做得那么辛苦?因为国外出版机构只允许中国期刊付费使用,却拒绝出售,甚至连后台架构都不肯让中国同行看一眼。作为国内期刊数据库的先行者,激光杂志社只能从这些期刊网站的前台呈现来揣摩推断,一步步建立自己完整的数据库系统。

       这一切真的很难,为此有人也曾不理解杨蕾的坚持。而当国内越来越多的期刊与国际出版机构开展合作,中国激光杂志社拥有自主数据库的优势显现了出来:不必依赖他人的出版平台,在合作谈判中有了更多议价的主动权;同时理直气壮地拒绝“贴牌”合作,要求利益分成,为中国科技期刊在世界上有尊严地站稳脚跟,夯实了底气。

       如今,中国激光杂志社已拥有四本英文学术期刊、三本中文学术期刊,团队已从单纯的编辑部,拓展到内容生产、市场拓展、IT支持、产品推广等多个部门,已初具一个世界一流出版机构的雏形。

       杨蕾表示,未来五到十年,在国家和上海市支持下,杂志社将对标国际顶级出版集团,努力发展成世界一流的专业出版机构。

      立足本土学科优势,中文期刊口碑与订阅量“逆势”上扬

      很多期刊的国际化体现在英文期刊上,但中国激光杂志社的中文期刊同样显示出日趋浓厚的国际化气息。

      近年来,不少自然科学中文期刊为优秀稿源稀缺而发愁,中国激光杂志社的中文期刊却从2018年起,逐步从月刊办成了半月刊,每本刊物厚达三五百页。尽管定价高达150至180元,订阅量却有增无减,且有相当订户来自海外。

      最近,《中国激光》刊发了一期激光生物医学专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基金评委、美国达特茅斯大学蒋曙东教授将这组稿件介绍给美国同行,引来广泛好评,甚至将其翻译成英文加以传播。

       光学中文期刊缘何会受到西方学者关注?有统计显示,华人是全球光学期刊的最大作者群体。杨蕾说,有了这一坚实的受众面基础,光学期刊的发展怎能偏废中文刊呢?目前,中国的激光技术和产业发展已从“跟跑”“并跑”到部分“领跑”。“随着中国科研硬实力的不断提升,华人学者投稿中文刊的热情迟早会超过英文刊。”杨蕾说。

       如今,中国激光杂志社麾下的三本中文期刊均进入良性循环。今年7月,三本中文刊同时被科睿唯安数据库收录。随着收稿量的不断增加,杂志社将会借鉴《自然》《科学》等杂志的办刊方式,在新兴热门学科方向上,通过“单刊裂变”的方式,不断创办新的子刊。

       从办刊到创立学科刊群,“学术+产业”拓展国际影响力

       在夯实自身发展实力的同时,中国激光杂志社联合国内各家光学期刊,以数据汇集的方式,开创了国内专业学科集群化建设的独特模式。2004年,杂志社自主建设了国内第一家以专业学科为特色的数字出版平台——中国光学期刊网。

     “如果每个编辑部都自己做一个网站,很难形成气候。”杨蕾用一组数据说明了集群化带来的优势:目前,中国光学期刊网日均浏览量30万次,网站全球排名前1%,在专业光电网站中全球排名第一。此外,这一先进模式理念还催生了国内很多学科刊群。

       在出版世界一流光学期刊,打造有全球影响力的特色期刊群同时,中国激光杂志社还组织高质量学术会议与评选等活动,建设中国最受关注的光学出版平台与媒体平台,为世界了解中国光学科研前沿打开一扇窗。

       创办于2013年的《高功率激光科学与工程》于2015年发表了一篇综述文章,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时,该论文被诺奖评委会列为引用文献,写入获奖项目的介绍中。从此,这本杂志成为世界高功率激光科学领域的“必读”期刊。近年来,由这本期刊编辑部举办的在线论坛、线下会议,已成为全球该领域顶尖学者“打卡”必到的学术盛会。

       作者:许琦敏
       责任编辑:任荃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消息来源: 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