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理上说,量子通信基于量子力学的基本原理来保障通信安全,没有什么假设条件,因此对于安全信息‘裸奔’是比较彻底的解决方式。”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3月5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

当天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小组会议上,潘建伟发言时将信息安全泄露形容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说,由于核心器件大多是进口的,“信息方面处于追踪、模仿水平,有院士指出,我们的信息安全相当于‘裸奔’。”

据介绍,传统的通信加密需要使用一连串数字组成的密钥,但传输过程若被窃听,可能被破译。量子密钥具有不可克隆的特质,基于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如果密钥在传输过程中遭遇窃听,收发双方就会知道,从而放弃使用不安全的密钥。

近年来中国在量子领域成果涌现。世界首条千公里级量子保密通信网络“京沪干线”已全线贯通,将于近期正式开通运行。2017年1月,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正式交付用户单位使用。2017年2月,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暨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启动建设。

潘建伟对中新社记者说,目前城域光纤量子通信技术已成熟,中国量子通信的实用化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有若干量子通信领域的产业化实体,将技术成果转化为实用。

“科技工作者要有舍我其谁的责任感,一定要主动担当,不仅搞好基础研究,还要尽可能地为科技创新驱动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潘建伟说。

来源:中国新闻网